网络刷单日入百金,躺在床上就能赚钱?各类刷单广告充满校园,紧抓在校生的需求,打着零成本兼职赚钱的噱头,实则背后风险重重。在江苏太仓市国民检察院近日办理的一起校园欺骗案中,犯法嫌疑人以有偿帮忙“冲事迹”为由,诱使多名同窗进行网络贷款并实行欺骗。

2018年6月,苏州某高职院校在读大学生徐强(化名)接到同窗李磊(化名)的“求助”电话,李磊称在南京找了份网络贷款推广的工作,每月有事迹指标须要完成,盼望徐强帮忙贷一笔款。贷出的钱无需本人偿还,同时还会有10%的“提成”可以拿。

不须要任何成本,既能帮到同窗,还能有钱赚,徐强没多想便答应了。

在李磊的领导下,徐强下载了名为“分期乐”的App,用身份信息注册了账号并申请了1万元贷款。操作的同时,他注意到这笔网络贷有高达24%的利息,虽可分多期还完,但每月要还850元,这对仍在上学的他来说并非小数目。

当天,徐强申请的贷款顺利放出,李磊请求他将钱全体转到“公司财务”的账号上,由公司部署专人每月还款。徐强提出让李磊公司每月把贷款利息打到自己卡上,由其本人进行还款操作,但被李磊以“业务须要”为由谢绝。

虽然有点不放心,但出于同窗间的信赖,徐强最终还是将钱转了出去。李磊爽直地给了徐强“提成”1000元,还让徐强帮他在校内多宣扬,动员同窗一起兼职“赚外快”。

刚办完贷款前两个月,徐强都会按时收到还款结清通知。然而从2018年9月起,他不断收到催收欠款短信和电话,并且在还款逾期后的第二天,网贷公司更是直接从他绑定的银行卡中,扣除了当月还款额850元。徐强找李磊讯问,李磊说明,“体系呈现了故障,等修好后会主动将钱返还”。

1个月后,徐强非但没有收到钱,反而再次被网贷公司刷走“月供”。这时,一位自称于娟的“公司财务”加了徐强微信。

于娟告知徐强,公司有“整数退款”的规定,这意味着他须要先交150元“凑整费”,将垫付的钱凑成1000元整数后,对方才干退款。

可当他交完钱后,对方又称引导出差,让他直接找“总经理”宋毅沟通退款事宜。待与宋毅接洽上后,对方又称徐强之前因逾期还款导致“个人信誉分”太低,先让他缴纳3000元打消征信污点,之后又以“退款押金”“插队费”等名义收取了5000余元。

2018年12月,迟迟没等到退款的徐强终于对李磊发生了猜忌。他发明同窗陈翔和他有着同样的遭受,两人随后选择报警。

2019年4月6日,李磊因涉嫌欺骗罪被警方抓获。

该案承办检察官李会介绍,2017年12月至2018年6月间,尚在网贷公司实习的李磊为了拿到10%的事迹提成,先后假冒“分期乐”“爱又米”“招联好期贷”等公司正式员工的身份,引诱7名同窗应用个人身份信息在上述网贷平台上进行贷款,并将贷出款项据为己有供其日常浪费。李磊前期尚能采取“拆东墙补西墙”的方法按月还齐这些同窗的贷款,直到2018年6月,再无偿还才能的他在劝告徐强、陈翔二人贷出款项后,一人分饰多角,先后假冒“公司财务”“总经理”和“客服”的身份,以收缴退款押金、打消征信不良记载等理由连续对二人实行欺骗,至2018年12月,共计骗取被害人徐能人民币18867元、被害人陈翔国民币35133元。

2019年12月18日,太仓市国民法院以欺骗罪判处李磊有期徒刑1年8个月,缓刑两年,并处分金国民币两万元。

李会以为,该案作为一起典范的校园网络贷欺骗案,受害学生有着共同的“心理弱点”——他们广泛法律意识淡漠,尤其对于个人信息的维护意识不强,面对犯法嫌疑人的勾引往往难以辨别;案件产生后,维权意识不足,对嫌疑人仍抱有空想。

李会提示宽大在校生,在与人来往时,涉及金钱往来、借贷事宜,不要因贪图小恩小惠而被对方的花言巧语困惑。要不断加强法律意识,擅长用法律兵器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。一旦陷入圈套,要及时追求家人、学校、律师和公安机关的辅助,若涉及刑事犯法,要及时报案,保存证据。

起源:中国青年报